媒介革命第八章——注意力托拉斯

一、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对一件事情的了解,往往体现在是否能够量化它。注意力很难被精准测量(除非扫描人类的大脑,但这会遇到伦理问题),但不意味着它不发生作用。

很多注意力研究者预测在下一个时代,人们会想要主动控制自己的注意力数据,有选择性的主动曝光自己的行为。世界已经变成了注意力金融村,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没有享受到收益。

二、 手势的独立宣言

手势指人们在各种应用中的行为,独立宣言就是指人们需要声明自己的行为的独立性。人们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自身注意力而产生的。注意力经济中价值的建立是由双重的记录确定的,即“注意”和“忽视”。人们在各种应用中,点击、浏览、忽略都付出了自己的注意力,并为类似于谷歌这样的企业带去了巨大的利润。要建立起注意力经济市场,需要从观念入手,改变人们的传统看法。虽然目标还没有完善的措施,但显然当代人们的意识已经崛起。

建立一个注意力的开发市场首先要宣布一个基本权利的系统。注意力托拉斯组织把注意力的节本权利定义在四个方面:
财产性:我拥有我的注意力并且我能私下安全地存储。
机动性: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能够自如地移动我的注意力。
经济性:我能够根据自己的意愿把注意力赋予某人并获得报酬。
透明性:我能够知道我的注意如何被使用。

显然,目前我们的“手势”直接被一些公司拿走。特别是通过互联网,他们依靠我们产生手势,将他们卖给广告主,并建立起庞大的商业帝国。我们需要对自己的注意力和其衍生物获得主动控制权,最容易的就是远离网络。但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应该做的是建立起一套注意力经济体制,更加公平和高效的让每个人的注意力发挥作用。

实践证明,为用户的注意力付款和打折的方式会导致注意力价格暴涨和点击率欺诈。因此鼓励用户与服务商建立长期的注意力经济合约似乎更加合适。比如,要做一个抵押单机,只要在谷歌搜索“资金筹措”,然后填一张表格。在表格上可以提供这样的信息:“我希望在星期一9:00联系。”如果成功,那么我在9:00有一个电话,因为我承诺在9:00付出注意力。这是一个契约,如果要其他商品情况也类似。意向信息发出后,就会有许多人自动竞争你的注意力。

要实现这些,关键在于需要一个注意力记录器,能够记录用户浏览的历史和点击流,让用户能够分析他们的注意力数据,用他们的数据去交换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折扣或者现金回报或者电影票。然而,用户的注意力分配问题如果公开,势必设计隐私。这是如今大数据时代日益凸显的问题,我们还没有成熟的方法能够在高度保护隐私的同时,实现数据共享和交易,那更别提基于数据共享的注意力价值量化了。你如何花费注意力,什么时候花,什你定位在哪里,那和谁在一起,你正在看什么,你再点击上面,你在搜索什么,你在给谁发电子邮件,你在与谁聊天,你在给谁打电话,你正在买什么,这些注意力数据都充满着价值。一旦我们很好的利用起来,这让人充满期待。

三、建立注意力标准

如第一节所说,对一件事情的了解程度,往往体现在是否能够量化它。要建立注意力经济市场,就把注意力当作物质,比如抽象成:我说些什么?我浏览些什么?我阅读些什么?这些都是注意力的表现形式,我们可以认为它就是注意力。

注意力还有其他的属性,比如注意力控制权,注意力分类,注意力定价等。这些都需要有人能够根据实际的应用场景,确立出标准。甚至,我们要游说立法者,并促使全行业达成共识。毫无疑问,它是一件正在进行并需要持续探索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70822214320.png

赞 (0)

添加新评论